第八百零七章(1/1)

不是钱多的没地方花,而是争取一下更好的待遇。我花点钱,你们别给我挖坑。

毕竟,其他的应邀人员,也都不是善茬,万一出现什么敏感话题,方蛰觉得自己可能会出现按不住火的场面。两千万,方蛰要了指定赞助商。

黄主任笑的都没法矜持了,牙都露出来了。这实在是太惊喜了,回去要好好感谢小简。

第一次节目如果做火了,以后可以做出个王牌节目了。

接下来就没啥好说的,约定好时间后,方蛰表示一定会到场,不会耽误节目录制。

找一堆成功企业家来做节目,这种事情也就是央-视能做到了,再过个十年,央视都未必能做到了。这是个很特殊的时期。

此前一些企业家还在观望,没有答应来或不来,但是节目组这边表示,《前沿说》节目组,已经确定方蛰先生应邀出场了,然后受邀企业家忙不迭的答应,生怕没名额似得。

唯一犹豫的人是刘幻想,听说飞达还赞助了这个节目后,更是心里堵的慌。

最终以身体不适为借口,婉拒了邀请。不得不说,节目组这边都觉得惊讶。

一开始的时候,方蛰是最没把握的那个,刘这边是表示有时间一定配合的。

现在结果居然倒过来了,真是令人感慨的很。

不管怎么说,没能看见上一代的商业传奇与当今首富的碰撞,多少是个遗憾。

帝都之行前,接到了邱小优的电话,英特尔决定派人来考察,看看达到代工赛扬系列的标准。邱小优表示,她的活动大获成功,AMD那边碰壁了,但今后未必没有机会。只是她在电话里表示,AMD看起来状况堪忧啊。

方蛰对她的担忧嗤之以鼻:“你就别操心了,谁倒闭都轮不到AMD,英特尔第一个就不答应AMD倒闭。”说到反垄断这个事情呢,米国那边还是认真的。尽管阻力会很大,但一直有人在坚持,舆论也是站反垄断的。

后来企业玩出新花样,没事,不就是竞争对手么,我扶持一个竞争对手跟我竞争。

说到垄断这种事情,在一定的阶段肯定会出现的,有一种观点是垄断可以,但是不能用垄断的手法来盈利。这个说法,难道不前后矛盾么?反垄断这种事情,在资本主义国家都那么严格,难道在我们国家还不应该更严格么?

什么钱最好赚?当然是垄断!

一旦失去竞争对手,垄断企业哪有精力去创新,躺着挣钱不香么?

道理就是这么简单!哪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说法和解释。

得知这个消息,方蛰彻底松了一口气,再三叮嘱:“这一步一定要走稳咯,这个入场券不好拿,但必须拿到手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方蛰还是很庆幸的,这会真的是最好的时候,米国人忙着在阿富汗打仗,再等等傻大木又要跳出来了。

就这几年的时间,真是太宝贵了,错过了今后想进场,那难度成倍增加。

电话这边的邱小优也知道轻重,深呼吸后语气低沉道:“我知道了,我现在就飞回去。”

方蛰表示最近不在松江,这个事情就看邱小优的了。

邱小优一听这话就理解错误了,这是让我放手来做么?

心里多少有点感动,好吧,这是美丽的误会。

真实情况是这样的,方蛰不敢玩微操,他很清楚要说管理企业也好,搞技术也好,自己其实都不是内行。尤其是这种大型企业,真的不是一般人能玩的转的。方蛰要做的就是知人善任,把最合适的人,放在最合适的位置上。

帝都之行还是包机,现在方蛰最大的个人开支,居然是包机费用。

私人飞机这个东西不是买不起,但是就算买的起,方蛰也不打算买。

现在都说他是首富了,首富也就是众矢之的,所有人都盯着你呢,目标太大了。所以啊,必须谨言慎行,不能嘴巴没把门的,行事更不能张狂。

央-视这边方蛰的口碑极好,堂堂的亿万富豪,态度极为的和蔼,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。

人到帝都,方蛰连酒店都是自己出钱,没用电视台出一分钱。

“这不是显摆我有钱啊,而是你看我出门,带着一堆人,秘书保镖,加起来都快一个班了。这么多人出行,秘书组肯定会提前安排的,真不是不给你们面子。”方蛰很有耐心的跟前来接机的黄主任解释。

黄主任对此一点都不介意,笑着应答:“你可别这么说,我们可不认为您显摆。您这样的人,就算是显摆了,那别人也无话可说啊。”

方蛰对此只是微笑不语,没有进一步的解释的意思。

晚宴自然是节目组安排的,这边还没开始呢,电视台的一位领导到场了。

热情的不得了,再三感谢方蛰给节目组机会。这位分管领导是黄主任的顶头上司,他对方蛰这种愿意配合做节目,还能顺手给了大笔赞助的富豪,实在是不能再欣赏了。

养猪佬也来了,章某人也来了,这两位旗下的企业,都是在米国上市的,严格一点算起来,他们才是这个时代的互联网的真大佬,方蛰不过是个凑数的。

嗯,这是非要较真的说法,实际上大家都清楚,互联网产业这一块,今后是绕不开方蛰的。不说盛大游戏即将上市,就说雷布斯在国内市场的横冲直撞,仗着资金雄厚,搞的一堆做安全的企业,客户流失严重,很多企业都快揭不开锅了。

互联网产业,这个时代说起来就是高大上,是发展前沿,是资本关注的焦点,所以这个节目才叫前沿说。

晚宴后,一堆人不着急散伙,养猪佬撺掇着:“走,晚上大家好好喝酒聊天,方先生是大户,他做东,肯定有好酒。”

“我有个四合院,大家要是愿意呢,就去那,一起喝点。喝倒了,保证有人给送回来。先说好啊,大家决定喝点啥酒,红酒还是香槟,别跟我说喝白的。喝白的不如在这里开整。”方蛰笑眯眯的,要说好酒呢,他还真没有,不过李胜利有路子,回头一个电话的事情。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