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一章(1/1)

这个世界的飞达在民族品牌这个层面上,格局远远的高于幻想。

最重要的还是方蛰掌握了互联网的话语权,这个威力很大的。

媒体要是胡说八道,那是能找到单位的,网络上造谣,和尚不好确定,庙还没有。

这就是所谓取证难了,当然这也要分人,资本在这个问题上绝对不手软的,你敢黑我?对不起,我封号,删帖,等等手段一拥而上。

方蛰是最不怕这个的,再者这一年互联网的用户,统计数据是六千五百万。

也就是说互联网的影响力,还不是那么大,但还是能影响到很多年轻人。

关于方蛰的黑料不多,就是一点私生活的不检点,这不是没结婚么,不算大事。

方蛰倒是有计划的在做一些事情,比如在金山的网络电子板块上,弄一些电脑价格对比。

只要想了解电脑价格,上网就能查到官方的定价,稍微有点心的人,不难发现,两家国产品牌之间的差别。比如飞达的电脑后面标注,全球统一价,幻想的电脑,就会标注国内价格,国外价格。对比一下汇率,很容易就发现区别。

这种手段两三年下来,效果很好,笔记本电脑的市场争夺,飞达明显占据了绝对上风。

刘幻想那边也多次找人关说,希望能坐下来好好谈谈,但每次方蛰都让郭玉容出面应付。

这事情肯定是得罪了很多人的,但是方蛰现在也不是什么小角色了,想动方蛰的话,引来的相关利益方也不是吃素的。如果说飞达只是一个重要的砝码,半导体产业就是方蛰的压舱石了,这产业的存在,确保了任何人都不敢轻易对方蛰下手。

特区市,一场企业家的会议需要出席,郭玉容不是不能代表,这次会议的层次比较高,都是特区排名靠前的大企业的老板亲自出席。

方蛰也出席了,到地方首先见到了王亚迪,这位特别热情,握手很久,微微的摇动:“方总,难得一见啊。年初的电池单子,没想到飞达选择了我这里。还以为你会选择三星呢。”

这话说的方蛰有点茫然:“没有记错的话,飞达电池的单子,不一直都是你家在做么?”

笔记本电脑也是要用电池的,以前的单子也是亚迪这边做。

“今年上半年一百万块电池的单子,我说的是这个,当初我可听说了,三星的人天天蹲在飞达的总部。飞达要做手机的事情,根本藏不住。”

这么一说方蛰就明白了,飞达要做手机的事情,本来就打算瞒着外面,需要保密的是手机的价格和性能。眼前这位可不是一般的大老,属于顶级大牛,想到这家伙汽车都做的很厉害,方蛰觉得跟他没法比。

“电池嘛,只要你那边有的,飞达肯定优先采购,我们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内企业,不像某些企业,挂羊头卖狗肉。”方蛰笑呵呵的回应,顺便黑一下某些人。

“不管怎么说,还是要感谢你的。”王亚迪还是表达了感谢。

方蛰心道,这哥们不会有啥想法吧?仔细一琢磨,好像也没啥产业上交集的地方。

“谈不上,你我之间是产业互补。这几年国内的经济还是以外向型为主,飞达立足于国内,重要性在官府那边跟YD这种创汇企业还是没法比的。”

这自谦的话,招致王亚迪的调侃:“扯澹,现在不是几年前了,国内现在就不缺外汇,非但不缺外汇,还有大量的外汇储备。创汇企业大不如前了,倒是你那个芯片企业,真正是代表未来,私下里大家提到你,都竖起大拇指赞叹,表示真有勇气。”

这还真是实话,芯片产业说到底是个投入巨大的产业,而且未必能快速见效。做生意的人,都惦记着赚钱的,亏本的买卖没人做。像邱氏电子那种搞法,很容易遭到竞争对手的挤兑,稍微底子薄一点,很容易被挤的无法生存。

市场竞争这种事情,从来都是你死我活的。

正聊着呢,R华威也进了酒店,一眼就看见方蛰和王亚迪坐那说话,立刻走过去打招呼。

三人寒暄两句后,说起近期的一些事情,总的来说,方蛰和王亚迪比较顺,R老这边出了点状况,被迫放弃了一块比较看重的产业,专注于电信设备的市场。

“刚才还提到竞争,我就说嘛,方总有钱亏的起,硬抗住了外部的竞争压力。我这边就不行了,根本不敢去碰一些产业。”王亚迪话里有话,R听了不禁摇头:“说到市场竞争,这两年差点没抗住,无奈之下断臂求生。不过比起当年还是要好很多。”

他说的自然是当初方蛰伸手帮忙的事情。

方蛰还真不知道这俩说的是啥,但也没追问的意思。

“刚才还说到产业互补的事情,我们不如找个机会坐一坐,今后大家有啥是情感,需要用到的时候,招呼一声。”方蛰觉得有必要搞点拉帮结派的事情。

“不对啊,当初听石巨人说,你拒绝了入他们那个会。”王亚迪也是消息灵通的。

“那个会怎么说呢,不对我的脾气。能人都是能人,这不是那会正在跟幻想打生打死么?我要入了那个会,私下里有的话人家也敢说了,到时候是和光同尘啊,还是什么别的,那真就不好说了。干脆就不加入了。”方蛰勉强解释了一句,半真半假吧。

怎么说呢,主要是早年那帮人吧,实在是不对胃口。而且方蛰当初一门心思做实业,不像那个会后来奔着做金融去了。

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非常玄妙,有的人天天见面却无话可说,有的人见面后,说什么都觉得投缘。这三位的都是做实业的,真就能聊到一起去。

“刚才说到这几年国内的经济呈现一个高速增长的态势,二位有没有想过,这种态势能维持多久?”方蛰有意识的提起这个话题,就是想提醒一下这两位。

此章加到书签